所在位置: 体育彩票11211排列5 > 新聞中心 > 媒體聚焦
NEWS
新聞中心
一條花斑裸鯉的自述
發布日期:2019-05-29
訪問量:17

大家好!我是一條花斑裸鯉魚,我背上有花斑,和鯉魚是一個家族,不同的是我只有臂鱗和少量肩鱗,其他部分都是裸露的,這下知道我為什么叫花斑裸鯉了吧!

  我原本住在積石峽水電站魚類增殖站,衣食無憂。5月16日,我和30萬同伴們被帶到循化縣放流到黃河里了,河水好涼但很清澈,黃河真大啊。

  五月的循化縣梨花微雨,河谷兩岸郁郁蔥蔥。隨著氣溫逐漸升高,雨水增多,黃河水位也開始上漲,此時正是我們魚兒洄游產卵、繁殖生長的最佳時期。所以此時我必須離開積石峽水電站魚類增殖站這個樂園,去黃河里開始新生活。

  我的爸爸媽媽從前也生活在黃河里,吃著淤泥蝦米。有一天被抓到一個水池里,好在池水溫度、含氧量、清潔度都適宜,每天還有“好吃的”,爸媽長肥了不少,轉眼到了媽媽產卵的季節,后來就有了我。沒過多久我從一個小魚卵長得魚模魚樣,從風吹不著雨淋不著的室內流水池搬到室外的池塘,給弟弟妹妹騰地方。

  爸爸媽媽告訴我,很久前我的爺爺奶奶也住在黃河里,但他們的日子不太平。

  那時候黃河沿岸有很多捉魚的壞家伙,漁網的網眼很小,密而無漏網之魚,還用有害漁具酷捕濫撈,甚至在洄游產卵時都不放過。此外,水質不佳也導致許多魚喪生。

  還有就是天災難躲,遇到雨水少的年份和枯水季,黃河就會斷流,若此時恰逢魚類繁殖期,我們根本找不到產卵的地方,來年數量就會銳減。

  不過現在我們魚魚的日子好過了,肆意捕捉我們的壞人少了,黃河水質也好了,雨水少時水電站水庫里的水就會分配給我們度過天災,雨水充沛時,黃河公司看守電站的叔叔阿姨還會把我們的生命之水蓄起來,等到我們急需時再放水。

  我的好朋友也寄養在黃河公司的水電站里,離我們積石峽水電站魚類增殖站不遠的蘇只水電站魚類增殖站,還有納子峽水電站也有,別的魚都說我們金貴得很,因為這三個魚類增殖站建設投資上千萬元,再加上我吃的、喝的、住的……還有叔叔阿姨們的精心照料,我才能健康長大。

  我們魚兒都是有靈性的,被放流的那天,我看到叔叔阿姨們的不舍,真想對你們說聲謝謝,但我只能擺擺尾巴,不舍又決絕地游走。這清波蕩漾的河水真是太舒服了,我肯定會快快長大,等著弟弟妹妹明年被放流到黃河,我就能?;に橇?!

  再見了,積石峽水電站魚類增殖站,再見了,呵護我長大的黃河水電的叔叔阿姨。


分享: